深度解析刷机江湖里金钱、利益纠葛背后的红与黑

<

div contentScore=”6726″>

线下刷机:重重黑幕下的巨额利润

2014年3月15日晚上8点,央视3·15晚会曝光了某上市公司旗下子公司开发的 “XX神器”,可以“全自动智能安装软件”,是“智能手持终端高端软件预装推广利器”。该公司涉嫌将恶意程序的软件预装进手机,这些程序不但隐蔽,而且还不能被删除。一直潜行于水下的庞大的线下刷机渠道浮出水面。

线上刷机的特点是:用户主动、个体行为、更多是发烧友或者体验,与盈利关联度不大。与之形成向明对比,线下刷机特点就是公司化运作,目的只有一个:钱。巨额的利润驱使着很多公司进入到这一行,如315提到的鼎开、酷乐等,具体是怎么操作呢?

最早的线下刷机是水货刷机,大量的水货手机通过各种途径进入到国内后,主要是通过深圳华强北分发出去。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,水货比行货要便宜很多,所以很受用户欢迎,销售量很大。国外的手机拿到中国后,由于系统或语言等问题,很多都需要经过汉化等处理后才能进入销售渠道。这就要求最顶端的分发商必须要刷机。

在这个时候,很多软件开发商看到了商机,主动找到销售商,要求付费把自己的软件刷到新的系统里,用户就不可以自由卸载。单价几毛到几元不等。销售商何乐而不为,卖手机可以赚钱,附带刷软件又可以赚一笔钱,为了利润,他们会往里面塞各种各样的软件,甚至包括恶意扣费等不良软件。

随着这两年国产手机的崛起,如华为、中兴、小米等品牌厂商兴起,国内手机的质量和价格和水货越来越接近,甚至比水货更便宜。水货刷机市场虽然还存在,但已经大大萎缩,出货量不到高峰期的10%。刷机商会坐以待毙吗?不会!国产手机也是需要他们销售的,这时新的线下刷机渠道开始崛起,各个线下销售渠道成为刷机商新的、主要的阵营。从国代、省代、市代、县代,几乎每经手一次,手机就会被刷一次,即使在很多电商网站购买的手机,像国美、苏宁等大渠道通常也不能幸免。

有的是全部重新刷ROM,有的只是解锁系统后塞入几个自己推广的软件,再锁上,有的是直接安装,前两者用户均不可自由卸载,第三种方式用户可以自己卸载。尽管厂商在与渠道代理的合约上有种种的约束,但是执行起来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,层层刷机已经成为一种心照不宣的行业潜规则。除开手机厂商自己的官网销售的机器外,凡是走渠道和代理的,大概50-60%的被刷机概率,甚至更高。小米手机虽然号称没有代理,但是黄牛的销售量估计超过了官方线上直接销售量,到了黄牛手上,不被刷机的概率极低。随着线下刷机行业的兴起,周边产业也可以发达起来,比如刷机盒子的发明。销售商只要有这样一台盒子,就可以一次性连接十几部手机,可以一次性刷机,极大的提高了效率和节约了成本。

线下刷机之所以成为一个巨大的产业,唯一的原因就是:利。巨大的利润促使着各方势力进入到这一行。在移动互联网时代,APP开发者获取用户的成本越来越高,渠道为王。由于不能卸载等原因,手机预装的软件的用户质量要远远高于主动下载的。

在APP推广渠道本来就相对有限的前提下,行业垄断进一步加剧了竞争。最传统的APP商店,越来越朝巨头手上集中,BAT360基本上垄断了国内APP商店市场。开发者在巨头面前越来越没有话语权,比如市面上91助手的推广报价,以前是一个APP激活单价1.5元,现在变成了一个下载1.5元甚至更高,而且下载数91说了算,开发者基本上没有话语权。在这种情况下,开发者只能去寻找其它廉价渠道,比如线下刷机。

随时国内竞争加剧,不管是手机厂商,还是软件开发商,越来越重视海外这块市场这片蓝海。大多数开发者对于海外市场是既兴奋又恐惧,市场足够大,但是却一无所知。类似脸萌这样顺利登顶多国市场排行榜的是少之又少。搭载在海外的手机上面,进入海外市场无疑是最便捷的渠道之一。

但水涨船高,刷机推广的价格的也越来越高,以前预装一个软件不到一块钱,现在是1-3元不等,以前包整台手机10元左右,现在已经翻了几番,20-30元不等。线下大的渠道一个月可以刷机2-300万台,一台机器利润在30元左右,光是刷机一个月就可以赚6000万。

在巨额利润面前,有些渠道甚至不惜刷各种暗扣话费的软件和病毒软件到系统,正如评论家邓宁格被收录在资本论里的那句话:一有适当的利润,资本就会非常胆壮起来。有50%,就会引起积极的冒险;有100%,就会使人不顾一切法律;

尽管这个市场现金涌动,利润唾手可得,但是BAT等巨头的资本却保持了相当的克制,很少有直接投资线下刷机的。因为在这个灰色的领域法律风险太大,同时可以想象的空间有限,更多只是短期内的暴利,已经上市成为公众公司的巨头们对此顾忌很大。资本上没有关联,但是这不代表巨头们与这个行业没有瓜葛,甚至有员工参与到链条中的灰色交易中。

巨头们虽然没有直接投资,但不妨碍巨头们直接消费,作为移动互联网的主要推广渠道之一,刷机植入是他们必不可少的。为了完成每一年的用户KPI,任何有效的方式都会被巨头们利用起来,包括刷机。所以每一年都会有上亿巨额的资金流入到刷机市场。因此产生了专门的中介公司,专门协调对接软件厂商和刷机商。在这个过程中,手握着预算和投放渠道决策权的核心员工自然成了关键。

于是,就出现了各种关联交易,比如内部人员与中介公司联合起来操纵整个事件(或者自己成立一家第三方公司),从公司拿到手的是3元一个包,放到下游是2.5元甚至更低,结算时再扣除一部分后台数据,中间存在着巨大的利润空间。在这个过程中,获得利润低则数百万,多则数千万甚至更多。之前有传闻某公司主管一个月获利数百万,真假漯div>

Add a Comment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